基金经理越换水平越差?嘉实服务增值行业陷入难解“怪圈”

2018-04-24 作者:   |   浏览(

《红周刊》作者张桔

2018年第一季度,公募基金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洗牌过程,去年四季度因重仓价值蓝筹股而一飞冲天的权益类产品业绩和排名集体回撤,同时部分重仓中小创的基金则表现不凡。

但是,也有公募基金去年重仓白马蓝筹股但净值收益表现一般,今年开年迄今净值收益仍然平平、排名靠后,例如嘉实服务增值行业就是其中的典型例子。这只成立于2004年的基金在去年四季度几乎重仓了清一色的银行保险股,但年终仅仅排在504只同类基金中的第400位;2018年以来,截至4月18日收盘,该基金2018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为-12.53%,其在Wind分类中的574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564位。

昔日明星基金今朝星光暗淡

来自Wind资讯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8日收盘, 嘉实服务增值行业2018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2.53%,其在574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了第564位;而2017年的排名同样不佳,该基金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91%,其在504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400位;如果再将时间倒退回2016年,该基金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也仅为-18.55%,其在481只同类基金中也仅排在了第303位。

倒推来看,近两年半的时间,嘉实服务增值行业实际上是表现最暗淡的一段。而从2013年到2015年,该基金度过的是一段相对的平稳期。2013年,嘉实服务增值行业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为20.60%,其在393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126位;2014年,该基金的全年业绩基本与上年持平,其全年实现净值增长率19.19%,其在421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249位;2015年,该基金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为37.83%,在442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274位。

如此看来,2016年成为了该基金命运的分水岭,彼时该基金的掌舵人是焦云,而这也是该基金的第五任基金经理。对此,凯石金融产品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郭志斌表示,从基金经理层面看,当年党开宇和陈勤任职期表现优秀,但焦云和李帅则表现较差。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焦云风格偏成长,任职以来持有较多的科技股,而其任职期为2015年3月-2017年11月,期间二级市场风格偏价值,重仓的科技股整体表现较差;现任基金经理李帅管理的时间较短,持股以白马金融股为主,其在2017年年末上任,任职期间市场风格偏成长。所以,主要是因为后两任基金经理的操作风格和任职期间的市场风格不匹配,导致业绩较差。

而就该基金现任的基金经理李帅而言,他目前在嘉实掌管着两只基金,除去嘉实服务增值行业外,他挂帅的另一只基金则是嘉实低价策略股票,但该基金今年的业绩同样不佳。同一时间段内,嘉实低价策略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12.99%,其在281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272位。对此,新浪仓石基金策略设计师戴彤彤指出,嘉实低价策略的配置思路与嘉实服务增值行业异曲同工,基本就是重配大金融,辅之以高端制造和消费股。

资料显示,嘉实低价策略成立于2015年7月27日,李帅作为其第一任基金经理掌舵至今,而基金首募成立时的份额是7.46亿,去年四季度末时的份额仅剩下2.98亿,约两年半的时间缩水了大约60%。比较而言,嘉实服务增值当年成立时的份额是90.3亿份,而去年年末仅剩下了20.36亿份,其缩水幅度更是达到了77%。  

焦云、李帅难辞其咎?

那么,基金经理李帅究竟何许人也呢?来自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李帅实际从2009年7月就加入了嘉实基金,先后负责过A股的汽车行业、海外市场投资品、A股机械行业研究,历任周期组组长、基金经理助理;但实际上他作为基金经理管理产品,却是6年以后担纲嘉实低价策略才开始的。

而颇为令人不解的是,除现任的两只基金外,李帅还曾管理过嘉实基金的另外两只产品——嘉实稳健和嘉实先进制造,但其管理两只基金的时间均只有176天,而其任职回报仅分别为5.85%和5.52%。并且嘉实稳健和嘉实先进制造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也均为负值,但下跌幅度没有李帅现任的两只基金猛烈,基本只在5%一线。

查阅公司的网站记者获悉,李帅实际上是去年11月接手焦云管理嘉实服务增值行业的,因此2017年该基金的业绩好坏与其关系不大;凯石金融产品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郭志斌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从嘉实服务增值近期发展不顺的例子来分析,基金经理的操作风格和任职期的市场风格不匹配,导致业绩较差。因此,基金公司如果想做好该基金的业绩,可能需要预判后面市场的演绎,并挑选匹配市场风格的基金经理来管理,这样才能有助于该基金业绩的提升。

而在分析嘉实服务增值行业的历任基金经理时郭志武说,“陈勤掌管基金多年,在2015年牛市中期才卸任,从陈勤过往的投资风格判断,他还是以价值风格为主。而在2015年以后,市场经历大幅动荡,在这种情况下,本身很难踩好节点,因此收益出现了反复。虽然后来焦云抓住了成长股反弹的行情,而从2016年开始,市场开始注重价值投资理念,小市值个股对基金影响偏负面,后面加配消费和金融的操作有些跟随市场的意味”。王骅坦言,“一般基金经理变动可能会导致操作仓位的变化,但嘉实年底迎来的人事变动似乎没有调整基金的方向,然而市场在不断演化,业绩变差也就可以理解了。”

 “老字号”基金逐渐沦为鸡肋?

其实嘉实服务增值行业的日渐没落只是老字号基金在公司地位愈发边缘化的反映,在当前基金公司每年抢发新品数量的时下,一些年头久远的基金似乎有逐渐被“淡忘”的趋势。

“这在内地确实是现实。基金公司在营销旗下基金产品时通常会力推新品,特别是明星基金经理挂帅的产品;而对于问世多年的产品则很少提及,除非他们业绩非常出色。”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当前内地多数基民的心态颇为急功近利,持有基金的周期普遍不长,而且基金投资买新不买旧的传统蔚然成风,这也让指望管理费吃饭的基金公司现实地倾向于新发基金产品。”

她同时表示, 以今年以来她的工作安排为例,基本上其日程已经被新基金发行所填满,新基金一只接着一只发、无缝衔接,甚至有时2只、3只新品重叠着发;试想在这样的背景下,基金公司基本无暇抽身来宣传“陈年老基”了。

来自于Wind资讯的统计亦表明,迄今在内地尚存的权益类基金中,成立于2010年以前的基金大约有329只,若以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来看,迄今实现正收益的基金寥寥无几。而截至4月18日收盘,广发核心精选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约为-16.47%,在上述基金中排名垫底;而嘉实服务增值行业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则排在了倒数第五名,陈少平掌舵的嘉实研究精选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2.82%,而该基金成立于2008年5月;此外,今年迄今收益比嘉实服务增值行业更差的老基金还包括了长城双动力和景顺长城内需增长贰号。

“这实际上是基金公司认知上的误区。”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王骅向记者表示,“管理费收入主要取决于基金规模,而基金表现又决定了投资者投资的意愿。公募基金20年诞生了不少长跑健将,也有基金成立以来收益率超过10倍。”

具体说来,华夏基金旗下的华夏大盘精选、华夏收入、华夏回报成立以来回报均超过10倍,三只基金今年以来规模也都相对稳定。华夏大盘精选和华夏收入保持在30亿左右,华夏回报则达百亿,并通过长期分红持续吸引投资者;朱少醒坚守富国天惠精选成长12年,虽然没有夺得过年度冠军,甚至各年度排名也没有特别靠前的时候,但每年却都能保持在前二分之一左右的位置,始终如一的风格和选股能力,加上复利效应成就了一只牛基,近年的规模也保持在50亿左右。

“其实老基金更赚钱!”凯石财富的统计也与王骅的观点不谋而合。郭志斌向记者表示,“对目前市场上的股混基金进行了统计,将2001-2006年区间发行的基金称之为老基金,我们发现,老基金虽然数量不多,仅有189只(多类份额分开考虑),但是基金的规模却是比较大的,平均规模为25.62亿元,而2017年的平均管理费为0.3亿元,双项指标都是名列第一的。目前的百亿巨基很多也是比较老的基金,如华夏回报、博时主题行业、兴全趋势投资;此外,易方达消费、东方红睿丰因为2017年业绩出色迅速做大规模;而易方达新丝路、汇添富医疗服务则是因为发行时间在2015年牛市时候的高点,所以基金的规模较大。”

如此看来,老旧基金之争或许并没有想象得那么泾渭分明,基金的业绩才是那柄高悬在基金公司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